智领人物 | 从“零”起飞!投身改革,智行高远

摘要: 经历了一次转型,李浩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金刚石和石墨都是由碳元素组成,硬度却大相径庭。实现强军梦,需要我们每个人从石墨向金刚石蜕变。”

11-13 11:31 首页 智领中国

编 | 小智



  ? 李浩

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



他47岁从空军王牌师歼击机监测飞行员转型到无人机作战训练这个全新的领域,一路笃定强军打赢,不断拼搏,自我超越,使无人作战飞机更快地融入空军新战斗体系。他就是李浩,来自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


李浩从军37载,飞过6种有人机机型,近5年来,先后经历4次转隶,从繁华都市转战东南沿海,如今毅然扎根大漠戈壁。在他的心里,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国家需要就是命令,“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诗句在李浩心中激起阵阵涟漪。凝望祖国雄鸡版图:“我飞行过的地方,在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里……”


“强军梦”永不停歇

 


李浩,河南南阳人,1963年5月份出生,1981年7月份入伍,1984年6月份毕业于空军飞行学院航空飞行专业,1985年4月份入党,现任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一级飞行员),空军大校军衔。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2008年被授予空军飞行人员银质荣誉奖章,2014年因在无人机飞行训练领域作出重要贡献,被空军表彰为“双学”活动先进个人,2015年被全军树立为“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新闻人物。


2010年5月,李浩迎来了自己47岁生日。这一年,李浩突然想让时间走得慢一些,“自己不想变老”。只剩下一年,他将达到最高飞行年限。48岁,停飞。这对热爱飞行的李浩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感觉一下子放佛进入了人生的低谷。“飞了30年战斗机,假如不飞了,真不知道该干啥了。”


然而,李浩不会想到,等待他的将是一次新的“梦想远程”,一个更加“诱人”的事业正朝他走来。2011年,空军组建无人机部队。李浩精神一振,加入了这支新型作战力量。 


2012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完《复兴之路》展览后,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一时间,“中国梦”“强军梦”触动了李浩的心弦,激起他内心深处广泛而强烈的共鸣,再次让他坚定了无人机飞行的信心,要继续努力干下去,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假如离开部队,也许在生活上悠然自得,但绝不会有现在的成绩。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和时代的脉搏一起跃动。”这是时代的召唤。正如李浩所说,“我的每一次转型和跨越,都是时代塑造的结果”。


从“零”开始飞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在茫茫戈壁上亮起,初春的机场依旧透着寒凉。身着飞行服的李浩正有条不紊地进入飞行前准备,这是他有人机改装察打一体无人机的第7个年头,早已习惯了在方舱里看着数据驾驶战机。


思路回到2011年2月,那一年东北的春天依旧寒冷,雪花漫天飞舞。也是在这一年,空军为推进新质战斗力建设,从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全面展开。李浩坚定的选择改装无人机——不仅还要飞,而且要远赴东南沿海从“零”开始飞!


但驾驶无人机谈何容易!无人机与有人机飞行操控最大区别之处在于通过数据来感知飞行姿态。在以往的有人驾驶飞机上,飞机的飞行姿态,飞行员可以通过所有的感观进行感知,能够依靠经验和直觉做出判断。而对于无人机飞行员而言,对飞行姿态的感知,只能通过面前显示屏幕上不停变动的几百个数据来进行分析判断。这就要求飞行员对每一个数据,甚至是无人机整个系统的飞控逻辑都要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把握。


为了准确获得这种情景意识,每次模拟飞行前李浩都提前1个小时到位,坐在方舱内反复体会,看数据对比飞行姿态、翻原理联想飞有人机时空中动作,最终练就了看屏幕数据就条件反射出飞机空中姿态的本领。


为了降低链路传输造成无人机飞行姿态延迟响应的影响,李浩一改过去有人机实时操控习惯,对哪个按钮用哪根手指按、什么时候按用多大力度按都进行了反复研究。这些看似苛刻的精准要求,却成为李浩徒弟们奉为求之不得的学习宝典。


自改装无人机以来,李浩先后主导研究突破了无人机操控和作战运用多项重大技术难题,提出100多条建议反馈厂家改进,极大地提升了我军无人机运用效能。


心中有操守 眼中有河山



“李浩常比喻自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和李浩并肩战斗4年多的某部站长陈士勇说到,经过长时间的交往,他渐渐读懂了这个“老飞”的内心世界:“进退走留以党的事业为出发点,用党的事业需要标定个人选择取向,走到哪里就把根扎到哪里,绝没有半句怨言。”


想当初,快要到年龄停飞时,地方航空公司开出高薪想挖李浩过去,他对前来游说的人说:“有房有车,又能怎样?价值观一旦丢了,幸福还有什么意义?”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面对妻子,李浩心有愧疚,空军组建无人机部队,李浩打起背包来到南方小镇。他告诉妻子:“南方好,退休了适合养老。”妻子张素娟笑了。接着,转战山东。他告诉妻子:“有山有泉赛江南,齐鲁大地也挺好。”妻子又笑了。后来,奔赴大漠戈壁。李浩告诉妻子:“我可能要留在这个地方了。”妻子默不作声。


荒凉、艰苦、寂寞,是常人眼中的戈壁滩。李浩看到的却是内地无法相比的净空条件和远离喧嚣适合科研的环境。


在生活中,李浩坚持的原则是一切从简。一张单人床、一个铁皮柜、一张老书桌、一把旧凳子、一台饮水机,仅此而已,这便是李浩宿舍的全部家当。有次李浩生病住院,张素娟想随军过来照顾他。李浩不同意。“无人机事业刚起步,等形成战斗力了,你再过来。”


“正因为条件的艰苦,才能感受到事业的光荣;正因为创业的艰辛,才会领略到奋斗的乐趣。”李浩告诉妻子,也告诉战友们,作为无人机“第一茬人”,这点苦不算什么,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


在李浩的精神指引下,越来越多的官兵加入了进来,爱上了大漠,爱上了无人机飞行员事业。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不断前行中,李浩成为了我军精准控制某型无人机第一人。经历了一次转型,李浩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金刚石和石墨都是由碳元素组成,硬度却大相径庭。实现强军梦,需要我们每个人从石墨向金刚石蜕变。”




智客厅|智服务|智享圈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了解中智集团新鲜事 关注人力资源新动态




首页 - 智领中国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