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促进法》审议通过,各地地区性中小银行将被念紧箍咒,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将会有实质性改善

摘要: 在《中小企业促进法》审议通过之时,全国各地的城农商行理应及时反思,是否做到了服务本土,立足中小企业,真正为实体经济输血送血,切莫让“资金空转”在城农商行再度上演。

11-10 20:47 首页 天乐岛


9月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新修订的《中小企业促进法》。修改后的法律在财税支持、融资促进、创业扶持、权益保护等多个方面增加了内容和措施,积极回应了中小企业的诉求和呼声,尤其是通过立法固化了部分减税降费的政策成果,也有利于保障经济“毛细血管”更加活跃、通畅。在此次新法中特别提到了“地区性中小银行应当积极为其所在地的小型微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而现实情况却时常出现,地区性中小银行一味追求扩张,淡忘了服务本土的“初心”。



新《中小企业促进法》,为中小企业“代言”


作为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中小企业规模虽小,但数量庞大,已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在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背景下,总体看,新修订的《中小企业促进法》坚持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强化了政府扶持力度,着力解决中小企业面临的突出问题,与现行法律政策良好衔接的同时增强了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内容更广泛、更具体,前瞻性更强。

 

总体来看,新《中小企业促进法》有以下六大亮点:

 

亮点一:进一步规范了财税支持的相关政策。

 

亮点二:破解“融资难”“融资贵”,全方位优化融资环境。

 

亮点三:更加重视中小企业的权益保护。

 

亮点四:保障创业创新、市场开拓,优化服务措施。

 

亮点五:进一步明确法律贯彻落实责任主体。

 

亮点六:强化了中小企业管理部门监督检查职能。

 

受到近年来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影响,中小企业普遍面临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上涨、融资成本上升、盈利水平下降等问题,生存与发展的压力不断加大,在新《中小企业促进法》出台并在2018年1月1日开始执行后,相信中小企业能够切身感受到来自政策的呵护。

 

在对此次新《中小企业促进法》的解读过程中,我们发现其中特别明确了地区性中小银行应当积极为其所在地的小型微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地区性中小银行与中小企业恰似良配


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重点强调了金融机构要回归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精神,而实体经济里中小企业的占比非常大,《中小企业促进法》明确规定了金融机构应当发挥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高效、公平地服务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促进法》第十七条明确规定,地区性中小银行应当积极为其所在地的小型微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占GDP总量超过60%的中小微企业通常需求的资金规模较小,且很难有足够的抵押物,经营失败偿还风险大,产品和服务未经过市场考虑还不够成熟,大型商业银行一般都不愿意贷款给他们。

 

而地区性的中小银行对当地的情况比较熟悉,更容易了解企业和企业家的情况,更容易掌控,控制风险相对更强,可以有效解决银行与企业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同时,地区性中小企业也能承接到大型企业的业务,相对更适合服务当地的中小企业。

 

过去十年,是中国城农商行发展的黄金十年,目前中国城农商行数量已经超过1100家,总资产超过30万亿,在今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有几个关键词时常被大家提到,即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小银行,加强金融监管。

 

包括在金融强监管背景下,其监管的重点也不是在服务小微、服务三农上的限制,在实体经济上现在监管其实是比较宽松的,给的政策也比较宽松,比如续贷。实体经济贷款,资金发生紧张了,贷款到期还不了,居然可以用新贷款还了老贷款,这叫续贷。过去这个政策是不可能推出的。

 

城农商行改名成潮流,走出去还需“不忘初心”


我们的商业银行一直存在着5家国有大银行、12家股份制银行、众多的城商行/农商行的“5+12+N”的格局,经过十多年的发展,“5+12+N”的格局正在模糊化,主要是由于城农商行快速发展并积极改名所致。

 

因为监管上对于城农商行的异地扩张经历了由松到紧的态度,从06年的放开到09年-10年的放松、再到11年的被叫停,直至13年开始的部分放开。城农商行,特别是城商行借助政策的东风实现了快速增长,在扩张期的规模及利润增速明显快于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

 

在城农商行快速发展的阶段内,伴随着许多银行进行更名,大致列举部分:

 

2008年,东莞市商业银行更名为东莞银行。

 

2010年,绍兴市商业银行更名为绍兴银行。

 

2016年底,四川多家城商行扎堆改名,其中德阳银行更名为长城华西银行、遂宁市商业银行更名为遂宁银行、南充市商业银行更名为四川天府银行。包括绵阳市商业银行、泸州市商业银行、乐山市商业银行等都有意更名。



不仅城商行热衷于改名,作为商业银行行列新生力量的农村商业银行也是更名潮流的追随者,多是将农村商业银行变更为农商银行(多限于简称)。

 

客观的说,取一个好名,确实有助于提振社会形象,尤其是股份改制之初,一个响亮的名字,无疑是一大笔无形资产。个别脱农的农商银行最终实现了从更名到质变的转身,苏州银行即为一例。

 

苏州银行的前身为苏州市郊农村信用联社与吴县市农村信用联社合并重组的苏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04年12月28日,苏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组建为江苏东吴农村商业银行,成为全国第5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

 

2010年9月28日,江苏东吴农村商业银行正式更名为苏州银行。2011年3月17日,中国银监会银监批复同意,苏州银行监管隶属关系由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监管序列调整为中小商业银行监管序列,标志苏州银行正式由农村商业银行转变为城市商业银行。


在纷繁复杂的改名热潮中,夹杂的是各大城农商行走出去,面向全国的野望,改名的背后是希望淡化地方色彩,实现走出去战略,更名有助于提升品牌价值,吸引战略投资,为上市铺路。

 

“更名、引资、改制、上市”这一模式已经成为诸多中小银行发展的方向和路径。以长城华西银行为例,该行已在成都、眉山、泸州、巴中、绵阳、广元设立6家异地分行,另有9家管理型支行(营业部)、56家营业机构,同时发起成立了什邡思源村镇银行。此外,长城华西银行已将总部迁至成都。

 

更名后的长城华西银行,制定了“立足德阳、辐射全川、对接全国”的战略,并谋划在境内资本市场上市。

 

不论是改名,还是走出去,抑或是上市,都希望地区性中小银行能不忘初心,扎扎实实为当地的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服务。

 

地区性中小银行的活水之源——本土企业


中小银行的优势在哪里?灯在哪里?灵魂是什么?

 

地区性中小银行能够在过去十年二十年取得长足的发展,根本原因是什么?应该是城商行一直根植于当地,根植于当地的企业,对当地企业最了解,沟通的最恰当,对当地市民服务的最到位,感情最深厚,与当地的政府联系最紧密,服务政府最到位,政府支持也最到位。

 

所以城商行的根在哪里?定位在哪里?一定是定位于地方,定位中小企业,定位于服务市民。

 

面对这么多家金融机构的竞争,面对大银行,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下面还有村镇银行和农商银行,城商行过去二十年能够在夹缝中的树苗长出大树的秘诀是:灵活高效。

 

城商行对当地的经济、当地的企业、当地的市民最了解,才能设计出,提供给更灵活、更高效的服务方式、服务手段和服务产品,最终赢得了市场。

 

放眼全国排名居前的城商行,包括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等等,包括还有邯郸银行、营口银行等,都是坚守本土做得比较扎实的。

 

如果要走出去,北京银行即使走到境外也完全没有问题,毕竟“北京”二字全球知名,但邯郸银行如果也盲目的想辐射全国,冲向全球,现实吗?走到上海可能就会出现念不准“邯郸”两个字的情况。

 

从最近几年中小银行走出去的情况来看,走得越近的本土银行越安全,走得越远的风险暴露反而越多。走出去是为了实现中国梦,但不一定只能在更远的外地实现,在本地有更好实现中国梦的水土。

 

在《中小企业促进法》审议通过之时,全国各地的城农商行理应及时反思,是否做到了服务本土,立足中小企业,真正为实体经济输血送血,切莫让“资金空转”在城农商行再度上演。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天乐岛公众号(ID:tianle_lsland)以及作者姓名”,文章版权归作者和本岛所有,若不注明,视为侵权,保留用法律追究的权力)



首页 - 天乐岛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