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 | 小分子化合物有望「炸」死肝癌细胞!

摘要: 中国科学家23日报告,其发现了一种小分子化合物,能帮助抗癌病毒更有效地杀死肝癌细胞,其效果就好像给制导导弹绑上了「烈性炸药包」。这为治疗全球第二号癌症杀手——肝癌带来了新希望。

11-08 00:50 首页 香港商报


中国科学家23日报告,其发现了一种小分子化合物,能帮助抗癌病毒更有效地杀死肝癌细胞,其效果就好像给制导导弹绑上了「烈性炸药包」。这为治疗全球第二号癌症杀手——肝癌带来了新希望。



【香港商报网讯】中国科学家23日报告,其发现了一种小分子化合物,能帮助抗癌病毒更有效地杀死肝癌细胞,其效果就好像给制导导弹绑上了「烈性炸药包」。这为治疗全球第二号癌症杀手——肝癌带来了新希望。

 

海南蚊虫发现M1

 

据新华社24日报道,中山大学颜光美教授团队23日在美国《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发表题为《靶向VCP增强溶瘤病毒M1的抗癌效应》一文,报告了在溶瘤病毒M1研究上取得的重要突破。

 

M1病毒是1964年在海南蚊虫上首先发现的,它对人不致病,只在马和猪之间传播。2004年,研究人员在一次实验中偶然发现,M1病毒可将大鼠身上的胶质瘤溶解掉。3年前,颜光美团队在全球首次发现,M1病毒具有选择性杀伤多种肿瘤细胞的特性,引起轰动。

 

精准增效M1效果

 

为提升M1病毒的抗肿瘤效果,颜光美团队在筛选了数百种临床抗肿瘤小分子化学药物后,发现一类靶向内质网相关降解通路(ERAD)的小分子化合物,其能将M1病毒的抗肿瘤活性增强3600倍,且对正常细胞没有毒性。颜光美团队将这种增效方式称为「精准增效」。

 

研究人员联合应用低剂量的M1病毒和这种增效剂,发现这样能将患人类肝癌的小鼠生存期延长1倍以上。在接近人类的食蟹猴身上,M1和增效剂的联合应用也表现安全。

 

颜光美解释说:「我们可以形象地将溶瘤病毒M1比喻为自动锁定肿瘤细胞的制导导弹,而ERAD抑制剂的加入,如同在导弹上绑定了自带筛选功能的烈性炸药包,强强联手,效果不言自明。」

 

至于这种增效剂是否合适配合M1病毒应用于病人,可透过侦测ERAD通路中一个名为VCP的蛋白质来预测。如果病人手术切除肿瘤组织上的VCP蛋白质高表达,则说明该病人适合此联合治疗方案,如果低表达,则表示该病人不宜接受联合方案。在肝癌病人中,肿瘤组织VCP蛋白高表达较常见。

 

颜光美说:「这些结果提示,将该方案应用于治疗在中国高发病率、高死亡率且缺乏有效药物的肝癌具有巨大潜力,给难治的肝癌带来了新的希望。」

 

新药明年申请临床

 

光明日报24日报道,此外,课题组还发现了M1病毒的一种新的抗肿瘤方式:诱发肿瘤细胞杀灭周围其他肿瘤细胞。第二线粒体激活因子类似物(SMCs)可和M1病毒共同触发肿瘤细胞间的「自相残杀」,可以认为是一种杀灭肿瘤的全新方式。这个创新性的成果发表在权威期刊《美国科学院院刊》上。

 

颜光美团队关于溶瘤病毒M1的临床转化研究获得中国国家「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资金的支持。现阶段,他们仍在进行新药申报前的临床前研究,并计划明年申请临床试验批件。

 

百科

 

溶瘤病毒是专杀癌细胞而对正常细胞无害的病毒。世界上最早的溶瘤病毒报告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当时发现1名子宫颈癌患者在感染狂犬病病毒后,肿瘤随之消退。2005年,中国批准将溶瘤病毒H1O1用于治疗难治性晚期鼻咽癌,这是世界上首个由官方批准的溶瘤病毒药物。

 

数据

 

中国人口占到全球18.5%,但肝癌新发病例却占到了59%,平均每67秒就有一个人被诊断肝癌,每74秒就有一个人死于肝癌。因此,肝癌也被称为「中国特色癌」。然而病毒性肝炎是中国肝癌最高危的因素,仅是乙肝、丙肝患者就有1亿之多。据数据统计,目前中国约有9000万慢性乙肝患者,约占肝癌患者的70%




首页 - 香港商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