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山漫花儿③ | 洮岷花儿,且听农家话桑麻

摘要: 洮岷花儿就像是两个农夫(农妇)在厅房里拉家常。

11-10 16:58 首页 土地与歌

文子“浪山漫花儿”系列第二篇。第一篇《缘起 花儿实在太好了》第二篇《对唱擂台松鸣岩》已经刊发,点击可看。上面视频虽短,但很好的呈现了洮岷花儿的风采,推荐!



文、图、视频 / 文子



按照原来的计划,在说过松鸣岩之后,就该一鼓作气,接着介绍甘青两省其它河湟地区的山场和唱家,材料也是现成的。但,就在上个月再去松鸣岩期间,拜访了康乐县的著名串班长石玉洲,对原来知之甚少的洮岷花儿算是建立了一些常识,想进一步探望的兴趣也就被勾起来了。于是,跟着他们去了岷县、临洮的几个会场,听到了洮岷几路风格不一的花儿,当过一回“耍人”的金主,也有过路遇的惊喜。倾听和交谈之后,感触多多,如鲠在喉,这两天还准备再去一趟,那不如干脆趁热打铁,把洮岷花儿提前在这集中分享给朋友们?——在洮岷五六月天天有会场的时节,也算是应个景吧。


洮岷花儿说来也不凡,所有介绍花儿的都是:花儿有两大类,一河湟花儿,二洮岷花儿;从类别上,占了一半。但相比而言,洮岷花儿却是被介绍研究最少,登台演出影音出版最少,被外界了解最少的了,就连花儿圈的一些业内人士,也把它如隔行般的漠视。这当然有它自身的条件所限,跟河湟花儿相比,主要就是:


一、流传区域不大,就在甘肃省内,黄河以南,定西、临夏、甘南三地交界的几个县。

二、曲调比较单一,唱词的方言土语浓重,本省人要全听明白也难。

三、只适用于临场对唱,几乎没有搬上舞台传唱的可能。

四、洮岷花儿中占主流的集体演唱形式,屏蔽了私生活,不利于情歌交流。


这几趟下来,我的感受可以一言以蔽之:洮岷花儿就像是两个农夫(农妇)在厅房里拉家常。


09年紫松山对唱 


09年王家沟门对唱


串班长 养蜂人石玉洲


莲花山花儿与东路花儿对唱


临洮串班长王秉金


临洮门楼寺花儿会


门楼寺花儿对唱


岷县二郎山


但是,这不好么?这就该被漠视么?


当然不是!


当我们面对一个又一个区域民歌的衰落,当我们看到舞台上那些所谓民歌与真实生活毫不搭界沦为粉饰工具,而像洮岷花儿这样,紧紧地附着于土地上,被当地乡亲们追捧传唱,大小会场星罗棋布,其总数和密度比河湟花儿还要茂盛,又怎不为其大点一个赞!


再说它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有学者特别是当地的论家持有这一种观点:洮岷花儿是所有花儿的源头,花儿呈现的是自南向北逐步发展的路线图。我素无研究,不敢妄断,但如果仅看它的质朴性,是有一定道理的。只要听懂了它的歌词,你首先感到的是它的浅显直白,全是关乎“三农”的人、物、事,常常是整段的家常话,如果不考虑押韵,就是你问我答的日常生活对话。我们知道,这种歌唱对说话的紧密关联和功能代替,是歌唱独立成型的初始阶段,也是大多数民族曾经经历过的,而在这个汉族为主的地区,仍然在盛行传唱,岂不可以认为是一个奇迹?虽然它存在的确切年限难以考定,古朴二字却是当得起的。


说是初始阶段,并不是说洮岷花儿就缺少了艺术气质。浅显直白是美的一种,自不待我解释。我想说的是,就是在这近乎单一的曲调和浅直的歌词当中,照样蕴含着复杂的艺术规律和审美:


一、歌词有赋比兴的要求。

二、结构上有起承转合。

三、讲求押韵,甚至有隔句押不同韵脚的双套花儿。

四、串班长(或主唱者)的现场把控和机智问答。

五、唱家有轮唱、帮腔、合唱的不同要求。


只有达到上面的要求,在串班长(或主唱者)和众唱家默契并富有灵气的配合下,一首或一场好花儿才得以完成的。


选了一些今年的片段,编成一个视频,先给大家一个简单的介绍吧。以后的几篇,将把我遇见的几场有代表性的花儿比较完整地编出来。


岷县新公园对唱扎刀令


石玉洲教花儿


室内对唱


洮河边油磨滩花儿会


夏收


油磨滩“耍人”现场


油磨滩路唱


紫松山


洮河

一个民间、民族和世界音乐的交流平台
微信公号:土地与歌/folk_music
荔枝电台:土地与歌/FM404427

长按二维码,关注土地与歌!


首页 - 土地与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