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梅电台35 |听,摩梭人的走婚恋歌

摘要: 听见真实。

11-12 22:37 首页 土地与歌

土地与歌曾经连续刊载了十多年前萧梅老师和小安的电台节目《民歌瀚海》33期,朋友们的反馈极好。今年上半年萧梅老师又找到两期遗漏的节目,一期纳西族,一期摩梭人,现在整理出来,再次分享。(宁二)



文 / 萧梅



小安:朋友们好,欢迎进入民歌瀚海。我是小安,今天我们的民歌专家萧梅老师将带着我们开始一次新的民歌之旅。您好,萧老师!


萧梅:你好小安,听众朋友们好!


小安:萧梅老师是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副研究员。这些年来,她多次深入到中国各地采集和研究中国民歌,有很多精彩的见闻和独到的见解。我们节目所采用的音响,也基本上都是由萧梅老师自己采录回来的。相信大家在听过这些最原始最本真的民歌之后,一定会有很多的感悟。 


萧梅:是啊,要了解民歌,理解民歌,也只有深入到产生民歌的土地和人民当中,去听那些没有经过修饰的歌曲。这样的原始民歌对现代人在听觉上的冲击力,我想是很大的。另外,听这些民歌,对于了解一个民族的风俗,了解一个民族的历史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从一首民歌当中往往能分析出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背景。那么我今天要给大家播放的第一首歌,歌名叫做《阿哈巴拉》,也就是妈妈的歌。等听完这首歌之后,我再来给朋友们做详细的介绍。


 

小安:萧老师,我们刚才听到的这首《阿哈巴拉》,它主要表现的是一个什么内容?

 

萧梅:这首歌的大意就是说“家乡的山水情谊大,不如妈妈的恩情大”。

 

小安:嗯,就是一首歌颂母亲的歌曲。萧老师我们都知道,每个民族都有歌颂母亲的民歌,那么您挑这首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萧梅:你猜的不错,这首歌唱母亲的歌,不同于其他歌唱母亲的歌。原因就在于产生这首民歌的历史文化背景非常非常特殊。这首《阿哈巴拉》,是一首摩梭人的歌。

 

小安:摩梭人,我知道摩梭人是生活在云南和四川交界处的一个民族。据说他们至今还保留着母系社会的一些习俗。整个社会,都是以女性为中心,所以好像又被称为是女儿国。

 

萧梅:对,有很多人是这么称呼摩梭人。摩梭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族群,我们上一期节目当中,曾经介绍过纳西族的情歌风俗歌,其实摩梭人就是纳西族的一个支系,但是由于摩梭人有着非常特别的社会形态和风俗习惯,所以在很多方面,都像是一个独立的民族。

 

小安:在我们汉族看来,或者是从其他民族的角度来看,摩梭人有我们难以理解的一些习俗,比如说摩梭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男不婚女不嫁。这些风俗在我们看来好像都是不可思议的,而且他们生活在几乎与世隔绝的这个深山老林里。

 

女神山与泸沽湖


萧梅:小安,你说的不是很全面,看来你对摩梭人并不是很了解。

 

小安:那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一些猎奇性的东西。

 

萧梅:我想今天就通过摩梭人的民歌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摩梭人。

 

小安:萧老师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您对摩梭人还是很了解的。

 

萧梅:不瞒你说,我还有一个摩梭名字呢。

 

小安:你还有个摩梭名字,你应该不是摩梭人吗?

 

萧梅: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是摩梭人。但是,我有一个摩梭名字叫做松娜卓玛,是摩梭的一个达布阿妈送给我的。

 

小安:嗯,您说的达布阿妈是什么意思呢?

 

萧梅:达布就是妈妈的意思,而且这个阿妈呢,是管家的意思。因为你知道,摩梭人是一个母系大家庭,那么在母系大家庭当中一般有20多个人左右,是由一个始祖母的后代来组成的血缘,都是按照母系的血统来计算。长辈的妇女呢,都是自己的祖母或母亲,那长辈的男性也都是自己的祖舅,就或者是舅舅,同辈的呢,都可以称之为姐妹和兄弟。家庭当中达布阿妈就是财产的保管和生产生活的安排人,就是他像总理一样,是一个主管,一家之主,也就是家里最有威望的妇女吧。 


小安:所以您在前面说那首歌唱母亲的歌有着特别的意义。同样是歌颂母亲的歌,摩梭人的歌里面母亲的含义确实是和其他民族的母亲含义是不一样的。

 

泸沽湖上的摩梭人


萧梅:对嗯,我在1991,1994,1995年,到有三次机会到摩梭人居住的永宁地区去过3次,就是在送我名字的达布老阿妈的家庭,在他们家里,我感觉到那种团结和睦,尊老爱幼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呢?给我的印象非常非常深。


从劳动上讲吧,他们家里不管男女都有平等的尽义务和享受分配的权利。刚才我也说过了,达布就像总理一样,既要管家里所有人的吃穿住行,也要合情合理的安排他们的生产劳动。在阿妈家里最有意思的就是吃正餐,阿妈在几位女儿和姐妹的帮助下,给每个人分饭菜肉,切的一样的厚薄,每个人都有一份饭一份菜。大家围坐在火塘边,特别温暖,大家都非常尊敬这个达布阿妈。而且呢,只要你到了摩梭家庭吧,你会发现谁的衣襟底下挂着一串特别大的钥匙……


小安:谁就是总理,达布阿妈。


萧梅:对。当你坐在他们家的火塘边上的时候,你看着这个忙碌的阿妈,就是那种温暖的象征,我的这个摩梭名字实际上也就是达布阿妈自己的名字,达布阿妈妈她自己就叫松娜卓玛,她对我说,“我一辈子都没苦过,我把名字送给你呢,也把吉祥和福气送给你。”你想有多温暖。当时我们坐在火塘旁边,我看阿普舅舅,打酥油茶,呱呱呱地发出特别有节奏的声音,而老阿妈一双粗糙的大手就紧紧揉着我的手,哈,我当时的感觉就好像她都快把我的心给揉碎了。

 

小安:我看萧老师您不光是有了一个摩梭的名字,我看你也快要成为一个摩梭人了。

 

萧梅:如果你要是真的生活在那么一个和睦温暖的大家庭当中,你恐怕也会不辞长作摩梭人的。

 

小安:嗯,萧老师,您说在现代社会当中,整个地球都快要变成一个地球村的这种时代,居然在我们中国的西南部,摩梭人还保存着这么一种古老的社会形态,除了地理位置的闭塞之外,是不是还有文化传统方面的原因呢?

 

萧梅:是的,除了摩梭人认为他们的这种以母系大家庭为主的社会结构有非常合理的成分,比如说团结友爱和睦。

 

小安:他们自己认为是非常合理的一种社会形态。

 

萧梅:对,除了这个以外,在文化传统方面,摩梭人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特点,就是女性崇拜。这在摩梭人的民歌当中,也有体现。你可以感觉到在摩梭民歌当中对女神的赞美,就是一种经常咏唱的主题。下面我想请大家听一位阿普舅舅演唱的酒歌,歌曲的内容呢,就是歌颂女神歌颂女神山的。

 

摩梭人转山节


小安:刚才我们听到的是摩梭人的酒歌,萧梅老师,你刚才说这首歌当中歌颂了女神山,这个女神山是确有其山吗?

 

萧梅:有啊,女神山就是狮子山,就是永宁地区一座特别高大方圆几百里都远近闻名的神山。在摩梭语,叫做格姆,格姆就是狮子,狮子山是摩梭人崇拜的神山,也意味着摩梭人的守护神,它象征着摩梭女性的健康和美丽,也象征着摩梭母亲特别宽广的胸怀吧。你只要到了永宁以后,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座山,都显得亭亭玉立,峻拔而又雄伟,而且在山脚下还有一片像明珠一样的湖泊,这个湖泊就是近来特别为旅游者所所熟悉的,如雷贯耳的旅游胜地,泸沽湖。


传说这片湖水就是狮子山狮子口吐出来的水汇聚而成的。远远的望过去,这个山确实是像对镜梳妆的一个神女,泸沽湖,像是一面镜子。每年农历7月25日,摩梭人都要过一个特别盛大的节日。这个节日,就叫做转山节。也就是说,摩梭人在这一天要穿着盛装,带上丰盛的酒肉和佳肴,绕这座山来敬拜她,焚香祷告。围绕着转山节,也有很多这个歌颂狮子山的歌曲。下面,我就想请大家听一首著名的摩梭民歌,叫《美丽的狮子山》。

 

刚才呢,我们说到了摩梭人的转山节,除了敬拜狮子山之外,转山节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转山节这一天也是摩梭青年男女交朋结友谈情说爱的日子。

 

小安:嗯,其实啊,提到摩梭人,就不能不提他们的婚恋形式,其实我这样一直在等着您介绍呢。

 

萧梅:那么我就来说说摩梭人的婚恋吧。摩梭人婚姻形式当中最有特点的一种就是走婚,关于走婚外界有很多传闻。因为我在摩梭地区待过,要说走婚,可以先从摩梭人的住宅说起。


摩梭人的住宅,就是特别有名的木楞房,用一根根圆木做成的大房子,它的结构非常有意思,也是跟摩梭人的婚姻形态相关的。它以火塘为中心,火塘所在的那个房间,是正屋,那么在火塘的两边呢,最接近火塘的地方,是年长者的住所,因为那个地方最温暖,也就是说,最好的地方是给长辈住的。那么相接的四周呢?同样是用木板搭的台子,是给年少的子女,就是未成年的年少的子女住的。也就是说,老人和孩子住在正屋。出了正屋,在它的两厢,有两层的木楼,就是客房了,是为家里的青年妇女来准备的。


也就是说,女子一成年,摩梭人是13岁有成年礼,穿裙子礼,就有一件自己的客房,那么这个客房呢?就是阿夏为她们的对象准备的。走婚完全是以自愿的爱情为基础,一种非常自由的平等的男女交往。这种走婚刚刚说过了,叫做阿夏婚,就是男不娶女不嫁终生住在母亲家,那么母系大家庭,也正是靠这种婚姻形态来维系的。

 

摩梭人木楞房模型


小安:实际上他们这种婚姻就是没有一种固定的婚约约束。

 

萧梅:但是确立这种阿夏关系的也不是特别随便的。他们这种关系的确立,一般也要经过3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在生活和劳动当中自然产生的一种感情,像眉目传情。第二阶段,就是发展到传递信物,互相之间交换他们爱情的这样一种信物。

 

小安:这两个阶段实际上和别的民族没有什么两样。

 

萧梅:对,第三阶段就是走婚。在其他民族来讲,第三阶段可能就是结婚,而他们呢,还是一种不娶不嫁的状态,是一种走婚的关系。

 

小安:那么我想在他们这种互相交往过程当中,肯定也会产生一些爱情歌曲。

 

萧梅:对,那他们的情歌也往往是在青年人的聚会或者在外约会的时候才能唱。这种对唱情歌是不能在家里或者长辈面前来唱的,只能在野外。下面就请大家听这么一首情歌,九五年的时候,我在转山节的时候录制的一首情歌对唱。

 

小安:嗯,刚才我们听到的这首歌是摩梭人的情歌对唱,一听就可以感觉到是在野外男女聚会当中来唱的,唱得非常高亢。

 

萧梅:除此以外,摩梭人的情歌还有一种类型,夜间山歌。谈到这个夜间山歌吧,就要说到他们走婚的形式。这个走婚,实际上是很特别的。摩梭人走婚,并不是很公开的,不像现代人那样交几个朋友就招摇,他们的走婚呢,原来也是非常秘密的,走的这一方是男子,都是暮宿晨归,就是晚上很晚了,才到女方家,早晨呢,就天蒙蒙亮,就要回到自己的妈妈家,因为他常住在自己妈妈家。要到很长时间以后被母亲发现了,或者是长辈发现了,才逐渐公开阿夏的关系,而且阿夏之间在家人的面前也不能太亲密。以免伤害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还有这么一层因素。

 

现在要听这个夜间山歌,歌词就是说,快开门吧,夜里长脚的蚊子咬我了,奶奶已经睡了,让我进去吧,让我进去吧。

 

小安:这很像西方的那种小夜曲。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摩梭人的走婚形式真是非常的特别,但是在这些可能让我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甚至瞠目结舌的风俗当中,却总能感受到一种非常美好的东西,一种非常善良的情感,一种非常温暖的关系。


摩梭女性

 

萧梅: 在我采风的过程当中,就一直觉得摩梭人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非常稳定的。这与他们淳朴的民风和稳固的道德观念可以说是紧密相关。我曾经在转山节上遇到一位挺活跃的摩梭小伙子。当时听到摩梭人走婚,有很多传闻吧,所以我就问他,我说你有几个女朋友,他说他有3个,我说那我晚上能去找你采访吗?因为我就觉得好像能采访到特例。结果并不是这样,我去了以后,他就哈哈大笑,而且他非常认真的说,他说他只有一个女朋友,而从这一点来看,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

 

他说,他住在母亲家帮母亲干活。我说那你是不是也帮女朋友干活呢?他说我们是互相帮助的,就是她们家忙的时候我也可以去。而我们家忙的时候呢,她也可以来。那么他的家里有一个妹妹,我就说,那你是不是已经当舅舅了?他就特别自豪,他说当然了,嗯,我们永远是兄弟姐妹,妹妹的孩子呢,就像我的孩子是一样的,他说我和我的妹妹永远都不能分离。


后来我说那你为什么没有想过要把你的女朋友当媳妇那样娶过来哈?他说,我们的社会实际上也有成家婚,他是走婚。也就是说,阿夏婚和成家婚呢,在摩梭社会它是同时存在的,但是,有很多人更愿意维持这种阿夏婚的传统。他回答我说,你说娶媳妇,这怎么可能呢?妹妹是当家人。所以说在摩梭的观念当中,男不娶女不嫁,一辈子住在母亲家这样一种观念,实际上是相当牢固的。正是因为这种母系大家庭,使得他们没有那种好像为了婚姻的财产,或者是其他一些问题而产生的斗殴,或者像我们所理解的妯娌之间,婆媳之间那种不好的关系。所以他们的整个社会,特别的友爱,特别和睦。


另外,在这个社会当中呢,舅舅的地位又非常高,像这个小伙子跟我说,我要负责我妹妹的孩子的所有的教育,也要负责我这个家跟其他人的礼仪往来。

 

小安:虽然是一个女性为中心的这么一个社会结构,但实际上舅舅的地位呢,他还是承担很多重要的责任。

 

萧梅:这母系大家庭就叫做就舅掌礼仪母掌财。聊到这里,我想纠正一下。在我们节目开始的时候,你说到你了解的摩梭人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


摩梭人家正房火塘


小安:我也是道听途说。

 

萧梅:摩梭人实际上他们都是知道自己的父亲的。在她们13岁穿裙子成年礼以后,她的妈妈会带着她到他的父亲家,那么父亲要送给这个已经成年的孩子一份礼物,虽然他们都住在母亲家,但实际上他们彼此还是知道,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小安:萧老师,我觉得他们这种稳固的这种社会关系是不是建立在一种文化封闭的基础上呢?一旦他们的社会向外界敞开了,像现在随着旅游的发展,和外界的交流变多,是不是摩梭人的这种独特的社会形态慢慢会消亡呢?

 

萧梅:我不太同意你这个看法。虽然说外界的影响,对他们这个社会肯定会造成各种各样的冲击,也会使他们的社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我想,摩梭社会对于外来文化还是有很强的包容和消化能力的。为了说明这一点,我可以让大家来听一首摩梭人的山歌。因为这首歌的音调,你一听就能听出来他是外来的,实际上这首歌是学堂乐歌的一个调子。

 

摩梭社会并非始终和外界隔绝的封闭社会,他们一直在与外界交流着,但是他们已经将外来的文明融入了自己的文化。你听,无论是从音色唱法和内容,这首歌曲已经摩梭化了。 


除了刚才大家听到这首山歌以外,我在采访摩梭音乐文化的同时,还发现不少这样的例子。比如说,摩梭人最广泛的一种社交方式就是打跳,也就是手拉手的一种圆圈舞。那么在打票当中,我听到了东北大秧歌的音调。

 

小安:东北大秧歌的音调也传到摩梭社会。

 

萧梅: 因为我说过了,它不是一个封闭的社会。

 


小安:确实从上面的这两首歌当中,我们能听出来一些外来的音乐文化对摩梭人的影响。摩梭人的文化虽然有一定的包容性,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与外界交流的增多,我想摩梭文化自身也一定会有所变化的。

 

萧梅:那当然,没有哪一种文化是一成不变的。古往今来,狮子山每天都在迎接日出和日落,现代文明也在剧烈的冲击着这片土地,比如说,由于旅游业的发展,女神山和泸沽湖加上摩梭社会的神秘色彩呢,吸引了大量的外来者,乡村里呢,也开始经营开始搞经营了。在靠近泸沽湖的落水村,还开始了一种专门为旅游者组织的晚会。


但是,我想你如果去了摩梭地区,到了永宁村,你站在土司府面前,望着每天来来往往的马帮和牛群,你的心里一定会有很多的感慨,这些不知名的百姓天复一天年复一年在以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去感受,甚至于改变其实祖先的传统。我想他们肯定是知道的,岁月不会在乎那种显赫的功名,比如说我们看到的土司府,昔日是非常辉煌的,而现在只不过剩下萋萋的芳草,而只有每天从女神山上吹来的风和泸沽湖里流淌的水,才是生活中最真实而又永恒的。


小安:是的,生活本身是真实的。民歌呢,提供给了我们认识这种真实的工具。通过民歌,我们还能够感受到更多真实的生活。感谢各位听众一直在关注我们今天的话题。今天萧梅老师用民歌让我们认识了摩梭人,我想下一期,我们还会有更精彩的内容奉献给大家欢迎朋友们,


萧梅: 欢迎朋友们到到时收听,再见!


图片全部来自于网络

一个民间、民族和世界音乐的交流平台
微信公号:土地与歌/folk_music
荔枝电台:土地与歌/FM404427

长按二维码,关注土地与歌!


首页 - 土地与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