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摩罗什传(12):月氏罗汉教诫,疏勒佛钵说法

摘要: 作者:龚斌教授

11-07 21:28 首页 禅林网

鸠摩罗什传,龚斌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8月第一版。

   龚斌,曾用笔名河边拙,上海崇明人。197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81年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陶渊明研究学会(筹)会长。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及中国文化的研究和教育工作,尤其在中古文学及中古社会文化领域用力最勤。已出版专著《陶渊明集校笺》、《陶渊明传论》、《世说新语校释》、《世说新语索解》、《慧远法师传》、《鸠摩罗什传》、《鬼神奇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鬼神世界》、《宫廷文化》、《中国人的休闲》、《青楼文化与中国文学研究》、《回望前尘》等十余种。与他人合著《中国古代文学事典》、《中国古代散文三百篇》、《中国古代诗词曲词典》、《秦淮文学志》等。


编者按:鸠摩罗什大师是开中原大乘先河,张汉地般若法眼的伟大高僧与翻译家,是汉传佛教的一座丰碑。魏晋时期,般若法统的清净传承自鸠摩罗什大师入关后,真正在汉地扎根下来。僧肇大师赞叹曰:“自公形应秦川,若烛龙之曜神光;恢廓大宗,若羲和之出扶桑。”

“心山育明德,流薰万由延。哀鸾孤桐上,清音彻九天。”大师一生心存高远,以“大化流传”为己任,以“身当炉镬,利彼忘躯”之弘誓,忍辱负重,舍身弘法,更以寂后“舌不燋烂”之瑞迹,再度给予众生大乘佛法之确信。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龚斌教授感怀于大师之伟业与高格,于2013年出版了专著《鸠摩罗什传》,以优雅畅达、文史兼美的文字叙述了罗什大师卓越的一生。经龚教授授权,禅林网特别编选连载《鸠摩罗什传》,以飨大众。

深愿信仰三宝、敬慕佛教的广大读者在龚教授的娓娓道来中,能够深入了解鸠摩罗什大师一生的大悲行愿,永远铭记大师,缅怀大师。更愿以大师为楷模,以大师求法弘教之坚毅、舍身忘死之勇猛勉励道业,奋志求法,不忘初心,精进不懈!


时彼聚落有一童子,名那罗陀。彼那罗陀,年渐长大,至于八岁,其母将付阿私陀仙,令作弟子。时彼童子,供养恭敬,尊重师事阿私陀仙,尽弟子礼,无暂休息。

——《佛本行集经》卷七


耆婆带着十二岁的罗什,离开罽宾,返回龟兹。


少年罗什的杰出才智和佛学造诣,已引起西域诸国的关注。沿途有几个国家想以重爵聘用罗什,罗什却一概拒绝。


罽宾之北,即为大月氏。大月氏,在古代的中亚是曾经有过长期辉煌的游牧民族,建立过强大的政权,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这是一个过早消失,保存着许许多多的古代秘密,值得探究的古国。


在罗什的时代,如大月氏迦腻色迦王那样的强盛与辉煌已经不再。它的版图缩小到兴都库什山之北的地域。曾经佛光普照的大月氏,到了纪元三四世纪,昔日全民皈依佛教的历史图景,成了邈不可见的回忆。但大月氏毕竟是西域佛教最早的几个重镇之一。在罗什出生之前的三四百年间,大月氏的许多传教者,越过葱岭,不断向东,到达长安、洛阳,甚至远至长江流域。有史可稽的有:三国时期的支娄迦谶、支曜、支谦、支强梁;西晋时期的法护、支法度。


在大月氏传教者东来的同时,佛经随之传入。僧祐《出三藏记集》卷二说:“祐检阅三藏,访核遗源,古经现在莫先于《四十二章》。”又牟子《理惑论》谓汉明帝遣使者十二人,至大月氏取佛经四十二章。若《理惑论》所说属实,则中国最早的佛经《四十二章》来自大月氏。支娄迦谶等早期来华的月支高僧,同时也是译经者。尤其是法护游历西域各国,带回大量梵经,自敦煌至长安,一路传译。这些梵经,很有可能当时流行于大月氏。


耆婆、罗什借道大月氏,当也有观瞻寺院、考察佛经的意图。


我们不知道他们母子俩在大月氏停留多长时期,有过什么活动。唯一可知的是在月氏北山遇见了一个罗汉。罗汉年约五十多岁,双目深陷,注目罗什许久。罗什感觉罗汉的目光冷峻得刺人,便施礼问:“请问大德,小沙弥身上莫非有感觉兴趣之处,值得如此细看?”

罗汉不言语,再上上下下打量了罗什一番,然后对耆婆说:“姊妹,常当守护此小沙弥。若三十五岁不破戒,必当大兴佛法,度无数人,与优波掘多无异;(优波掘多:又作优婆鞠多,优婆掘多,优波毱多,邬波毱多,优婆毱提,邬波级多,乌波屈多,乌波毱多,优波毱多等。译曰大护,近藏,近护,小护等。《俱舍宝疏》五曰:“邬波毱多,此云近藏,佛涅槃后,一百年出,是阿育王门师。”)若戒不全,无能为也,止可才明俊诣法师而已。”


罗什听罢,一笑了之。耆婆则听得很仔细,不断点头,“大德,我会记住您的话。”这不是客套话,耆婆确实认真对待月氏罗汉的预言,几乎从未忘记。她是乐于禅法的比丘尼,深知受戒或破戒对于僧尼修行的重要意义。然而,如何守护罗什,使他守戒不懈呢?至于此时的罗什,月氏罗汉的告诫等于耳边风。等他记起罗汉的预言,已是许多年之后的事了。


回国的路同样漫长和艰辛。一个多月后,耆婆、罗什进入疏勒国。(疏勒:一作沙勒。今新疆喀什地区。)疏勒是中原通往葱岭的北道的要冲。葱岭以东诸国中,疏勒因地理位置的原因,传入佛教较早。罗什在疏勒做的第一件事是顶戴佛钵。那只钵形体不小,罗什双手捧着,举过头顶,觉得奇怪:为什么这样轻呢?刚这样想,钵的重量顿时增加,双手再也坚持不住。“好重!”罗什不觉失声,急忙把钵放下来。耆婆在旁边问何以如此?罗什答:“儿心有分别,故钵有轻重耳。”意思说,心里想着钵轻,钵就轻;心里想着钵重,钵就重。换句话说,钵之轻重,实际上是心念所致。罗什的顶戴佛钵,实质是证悟佛理。


罗什在疏勒见到的能轻能重的佛钵,稍后于罗什的雍州沙门智猛,在罽宾也碰到过。智猛见到的佛钵通体紫中带青,青中带红。他以华香供养,又双手举钵,轻松地举过头顶,发愿说:“若钵有感应,能轻能重。”发愿刚毕,佛钵立刻变重,双手捧着的钵重不可支。连忙放到桌上,而这时又觉得钵并不重。(见僧祐法师《出三藏记集》卷一五。)


世上是否存在能轻能重的佛钵?当不难判断。殊可注意的是罗什的感悟,所谓“心有分别,故钵有轻重耳”。佛法以为一切法中,心为先导。心若调伏,一切法悉得调伏。又以为一切诸法,分色心二法,有质碍为色法,无质碍而有缘虑之用,或为缘起诸法之根本者为心法。实质是精神意志先于重于物质实体。罗什顶戴能轻能重的佛钵,从而悟出“心有分别,钵有轻重”的道理,说明他已意识到世间一切法乃心法。物之大小、轻重、形状,皆是心之反映。这已经和大乘佛教的般若(智慧)有点接近了。或许是能轻能重的佛钵证实了佛理,开悟了罗什的智慧,他决定在疏勒停留一年。


这年冬天,罗什诵读《阿毗昙心论》。三藏中的毗昙部,谓一切有部,属于小乘经论,以为世间诸法并是实有。罗什七岁出家,一开始就学小乘毗昙部经典。


《阿毗昙心论》是毗昙部中的重要著作,为尊者法胜造。这部经典有十品:界品一、行品二、业品三、使品四、贤圣品五、智品六、定品七、契品八、杂品九、论品十。(关于《阿毗昙心论》的内容,见僧祐《出三藏记集》卷一〇慧远《阿毗昙心序》:“始自界品讫于问论,凡二百五十偈,以为要解,号之曰心。……发中之道要有三焉:一谓显法相以明本,二谓定己性于自然,三谓心法之生,必俱游而同感。俱游必同于感,则照数会之相因。己性定于自然,则达至当之有极。法相显于真境,则知迷情之可反。心本明于三观,则覩玄路之可游。”)界品有偈云:“若知诸法相,正觉开慧眼。”意思说,理解世间一切法相,须正觉和慧眼。智品有偈云:“智慧性能了,明观一切有。”意思是心智才能观察、理解世间诸法常有。总之,《阿毗昙心论》的十品,归根结底是“显法相以明本”,即一切法实有与心为本二者之间的关系——诸法实有,诸法心造。


罗什又读毗昙部中的“六足论”。“六足论”指:一舍利弗之《异门足论》、二大目乾连之《法蕴足论》、三大迦多衍那之《施设足论》、四提婆设摩之《识身足论》、五尊者世友之《界身足论》、六尊者世友之《品类足论》。“六足论”即《大智度论》卷二所说的六分阿毗昙,是一切有部的根本论藏。


罗什读《心论》、“六足论”,并无老师讲授,却能备达其妙,无所滞碍。他对佛经奥旨的理解力是超群的。



相关阅读

鸠摩罗什传(1):鸠摩炎东度葱岭,弘道龟兹

鸠摩罗什传(2):罽宾僧预言应验,鸠摩炎被迫顺俗

鸠摩罗什传(3):慧母怀胎求法,智子降生龟兹

鸠摩罗什传(4):不平凡的童年

鸠摩罗什传(5):母子同礼雀离寺,耆婆观苦悟无常

鸠摩罗什传(6):耆婆决志出家

鸠摩罗什传(7):七岁出家,慧解过人

鸠摩罗什传(8):历史上的佛国罽宾

鸠摩罗什传(9):翻越葱岭,罽宾快要到了!

鸠摩罗什传(10):少年罗什罽宾参学槃头达多大师

鸠摩罗什传(11):慧解过人、摧伏外道的龟兹沙弥






禅林网   






公众平台声明








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如有缺漏,敬请联系本平台及时增补。重编录用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著作劳动,否则将被视作侵犯著作权及版权。










 禅 林   chanlin

  禅 宗 智 慧 的 传 播 者

【微信号】chanlinorg











禅林APP下载

苹果/安卓

苹果版                |               安卓版


首页 - 禅林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