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射丝袜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estiti.com。射丝袜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进境邮递物品执法热点、难点较多,今天我们先谈一谈与申报与审价相关的问题。

实务︱进境邮递物品申报与审价热点法律问题解析

据《海关业务标准化规范》和工作实践,进出境邮递物品是指包裹(包括EMS快件和普通包裹)、小包邮件、货样和印刷品。而涉及物品申报与审价问题的,主要是包裹和小包邮件



申报

现行的两类通关模式

目前,各地海关进境个人邮递物品通关模式可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窗口现场手工办理

绝大部分海关驻邮局办采用此模式。

其作业流程大致为:

进境邮件经先期机检分流→以涉税类为主、夹杂少量禁限物品类的邮件进入海关暂留仓库→邮政企业通过手机短信、网站信息或书面通知等方式联系收件人,告知其进境邮件物流信息和通关要求→收件人携带相关单证到海关窗口现场办理通关手续→收件人、邮政企业在场,海关开包查验邮件,收件人根据邮包内物品的实际情况进行申报。


第二类是信息化网上办理。

以广州海关驻邮局办的作业模式和运作较为典型、成熟。

其作业流程大致为:

进境邮件进入海关监管区→邮政企业将邮件详情单所列信息补录至邮政信息化作业系统→数据传输至海关监管通关系统→海关通过风险管理手段,以电子审单、人工审单、查征一体等作业形式实施邮件监管通关。


此外,还有一些海关自主开发了信息系统,与手工作业窗口办理并行。此类系统实现了进境个人物品类邮件网上申报、网上查询和网上缴税等功能,但其作业模式尚未彻底脱离第一类通关模式范畴,故本文仍将其作为第一类通关模式加以探讨。


两类作业模式的核心区别则在于:

第一类系收件人申报,行政相对人申报与海关查验合一,查验成为申报的必要条件,申报没有成为独立环节,权利、权力和责任糅合;

第二类系寄件人申报,邮政企业作为承运人,对寄件人在邮件详情单上的申报内容加以补录系统并传输电子信息,构成了寄件人初次申报、收件人(联系寄件人了解相关信息后代为)补充申报与海关之间信息沟通的桥梁。


法律意见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笔者认为,第一类收件人申报存在较多根本性问题,且易由此衍生出一系列隐患;第二类寄件人申报在当下则更为妥当。


“收件人申报”的申报主体合法性存疑,申报可能不成立。


《海关法》规定了申报义务人是物品所有人。

根据《海关法》第四十七条规定,“进出境物品的所有人应当向海关如实申报并接受海关查验”;第五十四条规定,“进出境物品的所有人是关税的纳税义务人”。规定中的“所有人”,是需要查证并结合法律规定方能确定的抽象概念,与邮递物品进出境环节客观实际存在的“收件人”“寄件人”概念存在出入,互相不能完全代称和准确涵盖。其中,进境物品的收件人在邮政作业流程设置和《海关法》规定等形式上不是法定申报义务人,实质上也往往不是物品真正所有人。尽管有人提出“此所有人非彼所有人”,即《海关法》中作为行政法范畴的“所有人”与《民法》范畴的“所有权人”不是一回事,并提出“推定所有”的概念——认为收件人收到邮件并“占有”物品,就可推定其所有。但是,此种说法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

 

《万国邮政公约》规定,“申报义务人是他国寄件人。进出口邮包必须由寄件人填写‘报税单’(小包邮件填写绿色验机标签),列明所寄物品的名称、价值、数量,向邮包寄达国家的海关申报”。而我国是《万国邮政公约》的签约国,应遵守相关规定。


在未交付前,进境邮递物品的所有权权属寄件人。《物权法》规定,“动产物权的变动,自交付时发生效力”。而《万国邮政公约》《邮政法》都规定,“任何邮件,在未投交有权人之前,归寄件人所有”,即未签收邮件,收件人肯定不是进境物品的所有人。结合《海关法》第四十九条“邮运进出境的物品,经海关查验放行后,有关经营单位方可投递或者交付”的规定,邮运进境的物品只有完成清关、妥投等海关和邮政规定动作后,才能为收件人占有,才可能归收件人所有。也就是说,在邮件进境清关过程中的申报环节,客观上收件人不是当然的法定申报义务人。


此外,需要补充说明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第五十八条规定,“进境物品的纳税义务人是指,携带物品进境的入境人员、进境邮递物品的收件人以及以其他方式进口物品的收件人”。虽然此规定明确了进境邮递物品的纳税义务人为收件人,但笔者认为,不仅由于《关税条例》的效力层级低于《海关法》,而且从根本上讲,纳税义务人与申报义务人的概念并不等同,因而不能直接援引此条,即把收件人作为进境邮递物品的申报义务人。


第一类作业模式下,由于现行申报法律要求空白,操作流程不规范,申报行为的法律意义不够,使后续监管和处罚依据的法律效力不足。


即便收件人是所有人,现行通关作业模式下的申报也不具有较强的法律意义。《海关法》未对物品所有人应如何向海关申报、何时向海关申报、向海关申报什么进行明确规定。


第一类作业模式,并非全部进境邮件均须申报,只有超过规定限值、限量或经查验发现异常的邮件,才由邮政企业通知收件人申报。实际申报时,海关先确认收件人身份,再由邮政工作人员当面开包清点物品(前台办理时与收件人及邮政工作人员一起,网上审核时与邮政工作人员一起)。在这一过程中,物品名称、价格(通过价格磋商)、数量等申报要素确定,最后由收件人申报。这种申报行为和申报举动,不具备独立自主的特征,不具有较强的法律效力。具体来看,一方面由于开包在先,特别是海关提前介入,正面监管往往集中纠缠在价格磋商;另一方面,未申报和申报不实等违规行为处罚的相关规定,因为实际无法存在而形同虚设,走私行为也常因收件人见物后否认为其所有而难以认定和查证。


此类申报模式,海关对申报的形式与实质审查交织,申报人如实申报的义务被架空,其责任也相应被淡化。同时,海关要求的申报内容,只涉及物品的税号、名称、规格、数量、价格等要素,仅对物品本身的商品属性具有认定价值。而关乎海关监管方式、日后可能作为处罚证据、具有界定物品有关法律性质的物品流转来源及取得方式等信息,却不在申报内容之列。


第一类作业模式下,网上申报存在较大执法风险。


随着邮政企业和海关信息化建设的提升,一些海关正在积极酝酿甚至已经上马 “个人邮件网上通关系统”,以作为第一类作业模式的信息化通关工具,来推进进境个人邮件的网上办理。


实际上,邮递物品监管除申报问题外,还有区分是“货物”还是“物品”的难题。《海关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个人携带进出境的行李物品、邮寄进出境的物品,应当以自用、合理数量为限,并接受海关监管”;海关总署2010年第43号公告规定了个人邮递物品的限值、限量。前者体现了自由裁量权,是主观标准;而后者则体现了客观的量化标准。因此,同样的商品有可能呈现出不同的监管方式。而在进境邮递物品监管原本存在较高执法风险的基础上,实施电子化翻版式的网上申报,将可能由此放大既有的执法风险。



建议

总结三点建议,供读者参考。


一是让申报适格。


建议以广州海关驻邮局办通关系统和作业模式为蓝本,构建全国海关以寄件人申报为起点的进境邮件监管模式与通关系统。建立如下逻辑路径——寄件人申报→邮政企业补录→海关审核→通过收件人联系寄件人补充申报(如需要)——以使申报主体适格,令申报行为成立并有效。


二是尽到告知义务并丰富申报内容。


通过海关告知申报人法定义务、申报人选择(采用海关制式表格)或自述(自书材料)邮件情形的方法,确定双方的法律地位和权力义务关系,获得海关执法证据。重点告知其如实申报和纳税义务,取得申报人勾选或自书材料,掌握其对进境物品的物权申明、取得方式、用途和物品流向等围绕进境物品物权状态的选项或补充自写说明。


三是提出立法建议。


建议技术手段和契约精神并重,以强化申报法律意义为抓手,完善并早日出台《海关进出境邮递物品监管办法》总规范和全国海关邮递物品监管通关系统统一版,以使邮递物品监管从“见物不见人”到“见物又见人”,让信息化系统不但成为“通得快”的利器,也成为“管得住”的法宝。



审价

个人进境邮递物品的审价问题相对简单明了,但关员在现场处理时,应加强对审价个案文件依据的整体和准确把握。


现行文件依据

主要有:

???

海关总署公告2016年第25号(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归类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完税价格表》的公告)


海关总署公告2012年第15号(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归类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完税价格表》的公告)


海关总署关于执行《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进口税税则归类表》和《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完税价格表》有关问题的通知(署监发〔2002〕0039)


从实际执法角度,

逻辑关系

可以梳理如下:

???

一是物品是从价税,完税价格一般情况按《物品完税价格表》确定。


《关税条例》第六十一条规定,“海关应当按照《进境物品进口税税率表》及海关总署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归类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物品完税价格表》对进境物品进行归类、确定完税价格和确定适用税率”。


二是不按《完税价格表》确定完税价格的情形有两种,即按其他方法确定完税价格的有两种情形。


一种是《完税价格表》中未列名和明确规定另行确定完税价格的物品。


《海关总署关于执行<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进口税税则归类表>和<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完税价格表>有关问题的通知》(署监发[2002]39号)四(一)中明确。


另一种是《完税价格表》中列名,但实际价格与《完税价格表》中所列完税价格相差悬殊的物品。


《海关总署关于执行<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进口税税则归类表>和<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完税价格表>有关问题的通知》(署监发[2002]39号)四(四)中明确。


三是其他方法,即根据不同情况按发票价格或参考价格确定完税价格。


综合署监发[2002]39号文件四(一)和四(四)的规定,在《完税价格表》未列名和明确另行确定完税价格的前提下,首先考虑发票价格;在“有关发票价格明显偏低的”情况下,可按参考价格。在列名但“应税物品实际价格与《完税价格表》中所列完税价格相差悬殊达到5倍(或1/5)及以上程度的”情况下,“经现场科级领导同意,可按照参考价格”。


四是在适用情形上署监发[2002]39号文四(四)和2012年15号公告二(一)3为包含关系,区别在于前者在实体上按参考价格,后者按发票价格;前者在形式上是内部文件,后者是公告。


在立法用意上,前者有海关慎用权力,以及后者有保障相对人权利的区别。上下2倍的条文,有被动依申请并维护相对人利益的意思;上下5倍的条文,有主动依职权并适当调整执法合理性的意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具体操作以现场海关为准。




文:济南海关公职律师 陈晓

编辑、发布: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