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7年数字游戏,被孙宏斌39天揭穿

摘要: 切割关联交易,是乐视网新主人孙宏斌在做的另外一件事。

10-12 16:32 首页 投中网

孙宏斌在改造乐视网,提出“新乐视”战略。而贾跃亭却不断从中抽离,赴美前收回借给乐视网的全部资金。

               


文 | 庞凌子

来源 | AI财经社(ID:aicjnews)


ChinaVenture

NEWS

8月28日晚,乐视网交出孙宏斌治下的第一份财报,最大特点是,充分暴露风险、去贾跃亭化。


2017上半年,公司营业总收入55.78亿元,归属净利润亏损6.37亿元,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44.56%、323.91%。这是乐视网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原因之一是乐视网将此前的不合理会计处理方式,进行纠正。


切割关联交易,是乐视网新主人孙宏斌在做的另外一件事。从财报来看,这个命题并不好解决,不仅需要动大手术,大量的关联方应收款,成为乐视网现金流的掣肘。


宏观层面上,乐视网在公司战略上6次提到“新乐视”,潜在台词是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撇清关系。


电视不好卖拖累乐视网


对于业绩巨幅变动,乐视网给出了三个解释:一是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的影响,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二是二季度基本未对外进行版权分销业务,导致该部分收入下滑;三是资产减值损失计提2.4亿元。


具体而言,今年上半年,占公司营收比例最大的终端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期下滑54%,为23.6亿元。


终端业务主要指乐视致新旗下的乐视超级电视。今年1月份,孙宏斌战略投资乐视后,乐视致新成为其掌握的乐视核心公司之一。孙宏斌曾多次表示看好乐视致新、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三块业务,并强调“多卖电视多拍电影”。


但电视没有孙宏斌想象的那么好卖。


今年上半年,乐视致新新增库存商品导致公司存货额较2016年末增加52.32%。目前乐视致新仍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由去年同期的5687万元扩大至2.8亿元。


乐视网此前披露的公司过去12个月内涉及诉讼、仲裁事件事项情况显示,乐视网被起诉33起中,有15起纠纷合同与乐视致新有关,涉案金额约6.51亿元。


再看乐视网视频网站,流量和覆盖人数等关键指标下滑,占营收比例超过三成的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同比减少31.44%。


AI财经社注意到,在流量下滑、会员业务收入减少的背景下,乐视影视会员费正进行促销,原价108元6月的会员费,现价仅半价54元。


视频网站关键指标下滑,也进一步影响广告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74%,广告在营收中的占比也从15.51%下滑至7.34%。


今年以来,乐视的一系列风波让其品牌受到冲击,广告主平均投放金额由去年全年的559.76 万元,下滑至上半年的129.05万元。


2.4亿资产减值背后秘密


乐视网业绩变动的另一重要因素来自于资产减值。在2.4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达到1.56亿元,占比最大。


截止2017年6月30日,乐视网无形资产为8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达到24.14%。其中,影视版权减值前的账面价值为80.45亿元,在无形资产中占到九成。


在版权储备方面,贾跃亭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从视频业务起步的乐视网,创立之初便以“白菜价”购买囤积影视剧版权,这为乐视网抢占了先机,网络视频版权分销业务一度成了乐视网主要收入来源。


从2014年开始,乐视网影视版权资产不断上涨,但2014年计提了55.47万元减值后,此后的两年内并没有进行减值准备。


对于此次版权减值计提,有熟悉乐视业务的投行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版权的处理以前都是正常摊销,预计使用寿命中影视版权的授权期限为10年,每年只摊1/10,但事实上,影视版权能够产生的价值就在最初的几年,所以这种摊销方法长期而言低估了费用,高估了版权价值,是乐视长期以来的积病。


“一般来说减值测试都在年底,但孙宏斌入主后,半年报就进行了部分减值,这种倾向很明显,市场会认为是贾跃亭时代的损失,这样可以释放一部分将来减值的压力。”前述人士表示,版权作为乐视的主要资产之一,即使减值也不能减太狠,否则资不抵债。


在公司面临的风险中,乐视网提到,如果购买的版权不能及时的商业变现,或随着影视剧的更新速度加快,无形资产可能面临一定减值,会影响到公司经营现金的流入。


资产减值已经传导至现金流。截止今年6月末,乐视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85亿元,同比下降855.71%,乐视网称,主要因本期销售回款减少所致。


切割关联交易


在贾跃亭的“生态化反”下,乐视通过关联交易把上市公司和非上司业务捆绑在一起,频繁的关联交易成为乐视网被诟病最多的问题。


2014年至2016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的金额不断攀升,从5849万元上升至128亿元,乐视网向关联方采购的金额也从2014年的7932万元升至2016年的75亿元。


在乐视资金危机不断发酵的背景下,庞大的关联交易引起了审计机构的注意,2016年年报发布后,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围绕关联交易出具了“非标”意见。乐视网保荐机构中德证券也在跟踪报告中指出,公司实际日常关联交易与预计额度差异较大。


今年5月,因关联交易,乐视网被深交所问询。


处理贾跃亭时代复杂的关联交易,被外界看做是孙宏斌入主乐视后对上市和非上市体系的切割。在7月的股东大会上,新董事长孙宏斌明确表示,乐视最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另据证券时报报道,乐视网新任CEO梁军透露,公司在今年年底基本能清理七八成的关联交易。


从半年报来看,关联交易数量仍然庞大。上半年乐视网关联交易总额约51亿元,其中销售金额43.6亿元、采购金额7.5亿元,合计占总营收的90%,2016年这一比例约为92%。


乐视网解释,公司现有业务正常开展中涉及部分关联交易,原有业务与结算延续导致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发生,同时在报告期内对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切割,导致新增部分一次性关联交易。


孙宏斌的“切割”,最为明显的是乐视网与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金额,从上期的7.79亿降至4587万元。乐视网向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出售商品金额也从去年上半年的32.78亿元下降至今年同期的1.03亿元。


乐视网庞大的关联交易直接推升了应收账款,截止今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达95.42亿元,较2016年末的86.86亿继续攀升,占资产总额的比重达到26.70%。其中,来自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增加14.39亿元,总计52.41亿元,占比51.85%。


来自关联交易的应收款,除了占比大,就是回款缓慢。半年报特别提到,截至目前,主要欠款方因资金情况持续紧张及贾跃亭关联方资产被银行采取保全措施,应收账款的回款受到影响,主要欠款方未严格执行还款计划。


“如果上述情况持续存在,则会在实质上影响剩余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乐视网称。


乐视网去贾跃亭化


孙宏斌入主乐视网后,战略已经在发生改变。在公司战略介绍中,6次提及“新乐视”,意在区分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


何为新?从公司战略介绍来看,新乐视的业务重心将放在大屏生态,分众自制内容上,同时坚持大屏内容生态开放(OpenEco)战略。


此前贾跃亭时期提出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乐视生态”,在半年报中已变为“平台+终端+内容+应用”,默默地去掉了“软件”一词。


新战略中还首次提到,乐视大屏生态将基于云计算平台,打造观星系统(用户洞察)、扁鹊系统(用户诊断)、方舟系统(广告服务)、BOSS系统(商业平台)、AI智能算法(人工智能)等系统。


乐视网称,通过本次战略调整,新乐视的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


此外,半年报中还披露,乐视网正在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事宜,意味着乐视金融或将被纳入乐视网。


孙宏斌在改造乐视网,贾跃亭却不断从中抽离。


在今年贾跃亭相继卸任总经理和董事长职位后,乐视网法人也已变更为现任CEO梁军,将乐视网交出去的贾跃亭赴美安心造车,至今仍没有回国的消息。


离开乐视网之前,贾跃亭及其姐姐贾跃芳不忘收回对乐视网的借款。


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贾跃芳分别承诺向乐视网借款1.78亿元和15亿元,借款期限均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乐视网营运资金。2015年,贾跃亭高位套现乐视网股票,承诺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


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已归还贾跃亭和贾跃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的借款,根据此次半年报,乐视网已将剩余款项还清。


目前,贾跃亭持有乐视网25.67%股份,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其持有的股票已被全部冻结,并且质押率近100%。


如果贾跃亭无法偿还冻结和质押所涉及的债务本金和利息,冻结股权存在部分被强制执行的风险,或面临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


成就贾跃亭梦想的乐视网,显然离他越来越远了。


END



首页 - 投中网 的更多文章: